湘江在哪里(湘江在哪里属于哪个省)

27次阅读
没有评论

共计 6228 个字符,预计需要花费 16 分钟才能阅读完成。

湘江,湘江

从桂林出发,驱车一个半小时就到了兴安。兴安县位于广西自治区的东北部,是湘江的发源地。湘江绕城而走,一路向北,在湖南的洞庭湖汇入长江。

我来兴安并不是为了观景,也不是为了探亲访友,而是为了探寻中国革命史上一段悲壮惨痛的历史。

伫立湘江岸边,看江水翻腾,思绪被拉到 87 年前的秋天。

1.

1934 年 10 月, 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撤离江西苏区北上抗日。1934 年 10 月 16、17 日,红军分别从江西的瑞金和福建的长汀出发,开始长征。

查阅当时的花名册,红军长征时,各军团的兵力是: 一军团 19880 人, 三军团 17805 人, 五军团 12186 人,八军团 10922 人, 九军团 11538 人,独立纵队、军委纵队 4695 人,中央纵队 9853 人。实际数目是 86859 人。这些数字不包括花钱雇来的民夫,这些人有时只雇用一两天就遣散了。

经过 20 多天的行军作战,中央红军 10 月 20 日至 25 日顺利通过北起江西赣州经信丰,南迄广东南雄的第一道封锁线;11 月 2 日至 7 日通过北起湘南汝城,南迄广东仁化,乐昌间第二道封锁线;11 月 6 日至 10 日,红军沿着湘粤公路在北起郴县宜章,南迄临武间通过了第三道封锁线。

当红军到达汝城后,国民党军发现我军西征意图,即开始布置第 4 道封锁线,11 月 12 日蒋介石电令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调兵遣将,纠集 30 万兵力,分为五路军围追堵截,企图全歼红军于湘江东岸。

国民党军层层设防,在湘江一带拉开与我军决战的态势。湘军刘建绪指挥的第 16 师、62 师和 19 师一部另加 4 个补充团,三个保安团并桂军一部集结于湖南东安至黄沙河附近;桂军夏威率领的第十五军的 43、45 师,布防于恭城、富川一线;44 师与第七军的 24 师,布防于兴安、灌阳;十九师布防龙虎关正面堵我西进。国民党中央军薛岳部第 59 师、第 90 师、第 92 师和第 93 师集结零陵东岸一线,防我北上;第 3 路军司令官周浑元率第 5 师,13 师、96 师取宁远进占道县尾追红军;粤军陈济棠以 6 个师布防粤北,和粤桂边境,堵截红军南下或进广西腹地。蒋介石的第 4 道封锁线,像铁桶一样,逼红军进广西境内决一死战,达到全歼红军的罪恶目的。

看似固若金汤的第 4 道封锁线,其实有着巨大的漏洞。这个漏洞就是国民党中央政府和地方实力派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接到蒋介石堵截红军的命令后,广西地方实力派桂军首领李宗仁、白崇禧在南宁召开高级军事会议商量对策,他们分析判断红军只路过广西,不会在广西立足建立根据地,而蒋介石却会以追击红军之名,乘虚而入,并吞广西。讨论的结果是既要反共,又要反蒋,只能追击,侧击,不能堵击。他们准备效仿广东军阀陈济棠,不和红军正面交锋,而是对小股红军部队进行尾追。而攫取了红军指挥权的左倾路线的执行者们,却优柔寡断,白白浪费了渡过湘江的最佳时机。

1934 年 11 月 2 日至 6 日,在敌人的第 4 道封锁线合笼之前,红军陆续进入湘南。进入湘南后,红军并没有迅速的渡过湘江,而是在湘南开了三天会,进行了三天的争论。这就是军史上有名的湘南争论。后世的军事专家不无遗憾的指出,湘南争论的三天是红军在湘江之战中遭受重大损失的决定因素。

湘南争论的重大失误有 4 点。一是未能在敌人还没有来得及调兵遣将布好第四道封锁线之前,轻装急进广西,贻误了战机,给敌人布置第 4 道封锁线以充裕的时间。二是不听彭德怀,刘伯承等同志的正确意见,从湖南溆浦渡过湘江北上,威胁长沙,打断敌人第 4 道封锁线的部署。三是不了解敌情变化,在桂系军阀为了保存实力,既反共又反蒋,已经骗得蒋介石同意于 11 月 22 日撤离湘江防线的情况下,未能集中兵力,神速进广西,再次贻误战机。四是在桂系军阀已敞开大路三天,仍按原计划于 25 日分 4 路进军广西,路线撒的宽,队伍拉的长,不易收拢快进,结果造成了全面被动挨打的局面。

11 月 27 日中央红军进入广西,而此时蒋介石的第 4 道封锁线已经完全布防完毕。中国革命史上极为惨烈的湘江之战拉开了序幕。

2.

1934 年 11 月 27 日,湘江之战打响。

中央红军的 12 个作战师,为保卫党中央,突破敌人第 4 道封锁线,分别在 4 个阻击战场与众多的敌人拼死搏斗,浴血奋战。

27 日,红军二师四团占领兴安县城以北 15 公里的界首构筑阵地。红四团是红军长征的先锋团,团长耿飚(后为黄开湘),政委杨成武。红军先头部队抢夺前方阵地后,随即与围追堵截的国民党军队,展开殊死搏斗。

新圩——光华铺——脚山铺构成了中央红军血战湘江英勇壮烈的三大阻击战场。

新圩阻击战 。新墟位于广西灌阳县西北部,距湘江渡口三四十公里,是中央红军前往渡口的必经之地。为防止桂敌北上切断红军西进通道,中革军委命令红三军团五师从新圩南下,将桂军阻挡在新圩以南,11 月 27 日战斗就在灌阳马渡桥打响,红三军团第 5 师师长李天佑和政委钟赤兵率 14、15 团和军委炮兵营 4000 人入桂,沿全灌公路南下抢占灌阳县城。并派部队沿着新圩方向的公路两侧布防,连夜构筑长约二十华里的阻击纵深阵地。

10 月 28 日清晨,激战开始了。桂军第十五军第 43 师和第七军第 24 师一个团从恭城龙虎关一带赶到灌阳,与原驻守灌阳的第四十四师会合后,随即向红 5 师阵地扑来。兵力占有绝对优势的桂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轮番冲锋,红军阵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拼杀一天,红 5 师伤亡巨大,二十九日,红 5 师参谋长胡震,十四团团长黄冕昌等在争夺战中牺牲。战至三十日,红 5 师退守新圩、板桥铺、虎形山一带继续顽强阻敌。30 日上午,中革军委急令红 5 师驰援界首。红 5 师新圩阻击战,鏖战三昼夜。全力抗击桂军 7 个团的疯狂进攻,伤亡 2000 多人。30 日下午,红 6 师第 18 团赶到新圩阻击阵地接防,12 月 1 日,红 18 团退守陈家背楠木山至古林头被桂敌包围,全团将士伤亡殆尽。李天佑后来在《把敌人挡在湘水面前》回忆录中写道:无论敌人何等的凶恶强大,要想消灭革命的武装力量——中国工农红军是不可能的。

脚山铺阻击战。 我到脚山铺时,已近中午。脚山铺是兴安县城北的一个小村庄,有二十多户人家。炊烟,老牛,孩童,水车,大树,一派祥和安谧的桂北田园景象。87 年前,这里却是血流成河的战场。当年,林彪、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两个师 1 万余人与尾追堵截的湘军刘建旭,三个半师及 4 个补充团,三个保安总队共 4 万余人进行激战。11 月 26 日,红一军团二师五团渡过湘江后,奉命抢占全州县城,与湘军前锋发生遭遇战,红五团退守鲁板桥、脚山铺一线,连夜构筑防御工事。27 日,红一军团二师 5 团,在脚山铺与从全州城南下的湘军展开战斗。29 日凌晨,湘军两个师发起进攻,被我打退多次。30 日,敌人在 10 多架飞机掩护下,倾巢出动。阵地上硝烟弥漫,杀声震天。敌人整营整团连续冲锋,双方尸横遍野。红军据守的几个山头相继失守,红 5 团在先锋岭三面受敌,政委易荡平,身负重伤,为了不住俘虏举枪自杀,壮烈牺牲敌人,占领先锋岭后,集中兵力,转向红四团阵地攻击,红四团政委杨成武等人相继负伤,耿飚团长挥舞大刀指挥战士们同涌上阵地的敌人展开惊天动地的白刃战,浑身沾满敌人的鲜血才守住阵地。12 月 1 日,在敌人的轮番攻击下,我军伤亡惨重。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中央局,军委,总政于 12 月 1 日 3:30 联合发出万万火急电令:1 日战斗关系我野战军全部,西进胜利,可开辟今后的发展前途,退则我野战军将被敌人层层切断。。。我们不为胜利者,即为战败者,胜负关系全局,人人要奋起作战的最高勇气,不顾一切牺牲,克服疲惫现象,以坚决的突击执行进攻与消灭敌人的任务。而在脚山铺担任阻击任务的红一军团领导人,在冷静地分析了当前形势后,也给中央军委发出了加注万万火急的电报。坦言我军在目前训练装备状况下,难有占领固守的绝对把握,军委须将湘水以东各军,星夜兼程过河。在我军战史上,这样语气的电报极为罕见,可想当时的情况何等的严重。

在这样的情况下,中革军委的领导人周恩来,朱德等人审时度势,果断的作出轻装前进,快速通过湘江。的决定,让后续部队扔掉所有辎重,保卫中央纵队渡过湘江,向越城岭方向前进。

光华铺阻击战。 光华铺是位于兴安县城以北约二十华里、界首以南约五华里的一个小村庄,在公路旁。11 月 27 日中央红军前锋第一军团第 2 师四团已强渡湘江,在占领兴安与全县交界的重要圩镇界首后,立即转兵南下兴安县城,至光华铺抢占有利地形阻敌北进。28 日,师长张宗逊和黄克诚政委指挥红三军团第 4 师赶到界首,红 4 团将光华铺移防给红十团后,北上脚山铺,会同红红五团,红 6 团与坚守界首湘江两岸的红 11,红 12 团,共同阻击从桂林扑上来的敌军第七军第 24 师,以拱卫中央纵队从界首渡口过江。

29 日,桂军飞机炸毁了红军在界首渡口架起的浮桥,敌 24 师沿着湘江东西两岸,向界首镇发起疯狂进攻。30 日凌晨,韦国清带领军委干部团特务营,赶到界首镇,连夜征集民众的船只和板料抢架浮桥。敌我双方在狭小的界首镇展开拉锯战,战斗中红十团团长沈述清牺牲,政委杨勇负伤。接着接替沈述清兼任团长的师参谋长杜中美又牺牲。

占至 12 月 1 日,红军付出巨大牺牲,终于抢修好了浮桥,中央纵队得以过江。中央纵队过江前,毛泽东郑重的对周恩来说:一定要讨论失败的原因。

绝命后卫师。 中央红军渡过湘江时,红五军团第 34 师担任全军的总后卫。从 11 月 16 日起,红三四十就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边打边撤迟滞追敌,29 日,五军团团部率 13 师先进广西,34 师追占道县的蒋家岭,中央红军参谋长刘伯承,中央党代表陈云在蒋家岭村后山边召集 34 师师长陈树湘、师政委程翠林和三个团的团长、团政委交代任务,说:你们是总后卫的后卫,待八军团过江后,你们就边打边撤,尽力争取渡过湘江,如果实在受阻,敌人封锁了江面,就带领部队返回湘南打游击。交代完任务后,陈云,刘伯承即进入广西赶上中央纵队。中央红军渡过湘江后,敌人恼羞成怒,集中优势兵力围歼攻击滞留在湘江对岸的红 34 师。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红 34 师战士英勇奋战,把追击的敌人牢牢的钉在湘江对岸。12 月 3 日红 34 师,被敌人打散。师部被敌 44 师层层包围,激战中,政委程翠林英勇牺牲,大批干部战士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师长陈树湘率余部 200 多人突围返回湘南,准备打游击,突围到湘桂边界时,接到周恩来副主席的电报:现在你们已无法渡湘江了,返回湘南打游击,发展壮大自己。从此,与中央断了联系。12 月 4 日,陈树湘师长带领 200 多人在湖南遭到袭击,身负重伤,红军战士抬着师长指挥战斗。在道县被湖南省保安队包围,腹部中弹,不幸被捕,敌人抬着陈树湘师长去请赏,陈树湘同志不甘心做俘虏,用手从伤口处拉出肠子,用嘴咬断,壮烈牺牲在敌人的这个担架上。残暴的敌人割下陈师长的头,先在道县悬挂示众,后送到长沙悬挂在小吴门城楼上。陈树湘同志是湖南长沙人,他从小就认识毛泽东,杨开慧等同志,并参加了新民学会,是在毛泽东同志亲自教育和培养下成长起来的优秀的红军年轻将领。小吴门城楼离陈树湘同志的老宅仅有几步之遥,此时,他的母亲已经卧病在床,这对久违了的母子,竟以这种惨烈的方式完成了最后的见面。

陈树湘同志牺牲后,剩下的红军战士在敌人的围剿之下,全部壮烈牺牲,只有 100 团团长韩伟同志带领几个人在群众的掩护下,得以逃脱,步行到武汉寻找地下党。后因叛徒出卖,被敌人关押,西安事变后,周恩来副主席与蒋介石谈判,要求释放政治犯,指明要放出韩伟同志。回到延安后,韩伟重新踏上新的革命征途,1955 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3

写作此文,我的心情一直是沉重压抑的

湘江之战是我军军史上一次惨胜,当然不可否认,也是一场惨败。

湘江之战经过 5 天 5 夜的浴血奋战,终于突破了敌人精心策划的第 4 道封锁线,使蒋介石企图全歼红军于湘江东岸的阴谋遭到破产。

湘江之战打了一个星期,从 11 月 25 日到 12 月 3 日,根据大多数的叙述,这场战斗又是一场惨败。刘伯承元帅在建国后写道:虽然红军渡过了湘江,但代价太高了,一半以上的部队丢掉了,过了湘江以后部队只剩 3 万多人。根据现有的材料,我们来看看,在湘江之战中中央红军的损失:红一军团损失 2000 多人,少共国际师 1 万名年轻战士损失一半以上,三军团五师损失 2000 多人,红 18 团损失 3000 人,四师 10 团,11 团,12 团,前后损失 2100 人,五军团 34 师全师覆灭约 6000 人,八军团 21 师和 23 师损失约 6500 人,九军团的 22 师损失约 4000 人,另外三军团 4 师 11 12 团及军委两个纵队伤亡逃散估计 1500 人。湘江战役总的损失,根据各军团损失的材料,估算出来约 33,100 人,其中包括师长,师政委,师参谋长,师级干部 7 人,团长团政委,团参谋长团级干部 16 人。其他干部近百人。

湘江之战失利的因素是多方面的,比如红军远离根据地,到广西这一个革命基础薄弱,敌人势力比较强大的边远少数民族地区作战。没有群众基础,没有后勤支援,没有情报支持。在湘江战役纪念馆,有一张特殊的表格,引起了我的注意。其中标注的地点有三个:全州县、兴安县、资源县,对应的数字则分别是 77,1,2。这张表格记录的是 1934 年桂北青年参加红军的人数,其中全州县和新安县两个县是湘江战役的发生地,湘江战役后,红军曾在资源县修整。8 万多红军将士曾浴血奋战过的地方,追随者才区区 80 人,其中两个县近乎为 0,这在党史军史上绝无仅有。

在新圩阻击战的发生地新圩镇,有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叫酒海井。井里既没酒,也没海,却有红军战士不屈的冤魂。1934 年 11 月,红 5 师 100 多名来不及转移的伤员,被地主武装当众一一剥出衣服,用麻绳捆着,挨个丢进水井,用机枪扫射,赶尽杀绝,无一幸免。当地群众口口相传: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万年不喝酒海泉。并非百姓不拥护红军,而是敌人实在太凶残,太过于强大。

红军长征初期,大搬家似的转移行动贻误了战机。长征初期,红军的行动如期叫战略转移,不如叫搬家。将所有的坛坛罐罐都带上,大到军工机器,小到卫生便盘。绵延几十里的搬家队伍大大迟滞了渡过湘江的最佳时机,让蒋介石精心布置的第 4 道封锁线得以合龙。

后世的军事专家总结了很多很多湘江之败的经验教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当时的中央红军执行了一条极左的军事路线。

湘江之战,在惨胜和惨败交叉中,彰显了它的历史意义。

其一,湘江战役充分暴露了错误路线的错误决策给红军带来的严重恶果,为中央错误领导的垮台敲响了丧钟。湘江战役后,广大红军指战员痛定思痛,逐步认识到了左倾路线的严重后果。强烈要求以毛泽东同志唯见代表的正确路线重新领导党和红军。

其二,湘江战役宣告了左倾冒险主义错误军事路线的破产。为随后的黎平政治局会议和遵义政治局扩大会议,在思想上和组织上作了极为重要的准备

其三,湘江战役以无可辩驳的事实,再一次论证了这样一个真理:一支以先进的革命理论武装起来的人民军队是不可战胜的。这支军队可以遭受苦难,可以遭受挫折,可以遭受各种各样的磨难,但是这支军队永远不可被压垮,被打垮。

2021 年 4 月 25 日在广西考察调研的习近平同志来到湘江战役纪念馆。他指出:湘江战役是红军长征的壮烈一战,是决定中国革命生死存亡的重要历史事件。红军将士视死如归,向死而生,一往无前,靠的是理想信念。为什么中国革命能成功?奥秘就是革命理想高于天,在最困难的时候坚持下去,这样才能不断取得奇迹般的胜利。这也许是湘江之战昭示于我们的最重大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87 年过去了。湘江静静的流淌,一路北去。当年的呐喊声,厮杀声,当年鲜血淋漓的历史场景已然远去。但历史怎能忘记?忘记历史就是背叛。

湘江,湘江。

丸趣 TV 网 –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正文完
 
丸趣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丸趣 2024-05-30发表,共计6228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除技术相关以外文章皆由网络搜集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